获奖作品

逐梦移民城 我想有个家

信息来源:厦门广播电视集团 发布时间:2014-01-08 15:04:19

逐梦移民城 我想有个家
主创人员:林懿琳、黄正茂

【导语】
 过去,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换做以前,我们大可脱口而出,我是哪里人。但是现在呢,想必有许多人都要稍作犹豫,因为现代人受梦想和现实的驱动,哪里能圆梦,就往哪里去。久而久之,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属于哪个城市,于是,我们被贴上了这样一个标签:移民。而这种现象在两岸的哪些城市最为典型呢?答案就是深圳和台北。
【音乐】城市街景
【现场】
 厦门卫视记者 林懿琳: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行走在路上的每一个人几乎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却怀揣着同样的成功梦想,这就是深圳,一个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
【同期声】
 深圳外来移民:
 “我湖南的。”
 “来自衡阳。”
 “来自江西。”
 “老家是湖北的。”
 “我是深圳的老打工仔,深圳这个地方,肯定比我们老家好多了,我这辈子就想在深圳。”
【正文】
 在深圳,你可以没有户籍,没有房子,但不能没有一份生计。
【同期声】
 深圳外来移民:
 “一个没水平,没什么专业,搞点这个能吃饭就可以了。”
【正文】
 民营、国营、外企、台企,这里汇集了中国最多最有名的大中小企业,曾经是公认的“打工天堂”。
    摊开手中厚厚一摞工作证,老梅如数家珍,他说自己是深圳最资深的打工仔。因为太资深,所以连来人才市场都是免费的。
【同期声】
 深圳外来移民:
 “什么港资企业、台资企业、外资企业我都待过,以前找一个工作一两天,现在找一个工作要一个月。”
【正文】
 十几年里打过几十份工,最苦的时候甚至睡过公园,但老梅还是不后悔。问他为什么来深圳,老梅是这么说的
【同期声】
 深圳外来移民:
 “因为邓小平画了一个圈嘛,就画了深圳嘛,所以我对邓小平的讲话很感兴趣啊,因为他讲,我们坚持党的改革开放路线一百年都不动摇,是吧,我就所以感兴趣啊,一百年都不动摇啊,是吧。”
【歌曲】春天的故事
【正文】
 在特区,找一个深圳原住民并非易事。据最新统计数据,深圳目前总人口已超过1400万人,其中本地户籍人口200多万,流动人口居全国各大城市之最,谁是本地人,谁是外地人,在这里,傻傻分不清楚,或许,只是因为深圳还太年轻。若干年后,当一个个新移民都变成了地道的“深圳人”,“移民城市”也许也就不存在了。

【现场】
 厦门卫视记者 林懿琳:
 “文化对于一个城市草根阶层的打工者而言,意味着什么?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方式吗?一个在深圳打工十几年的年轻小伙子,用他的故事告诉我们,正是文化让他在这个大家都拼命往前冲的社会,学会了退的哲学。”
【正文】
 城市里的楼房越盖越高,看不到的角落就越来越多,谁曾想到在深圳某医院的角落里,就藏着这样一栋杂居的宿舍楼。其中,就住着我的采访对象——深圳某物业公司保安,刘永。
【正文】
 10平米的小房间里挤着刘永一家三口,和其他城市打工者一样生活条件极其简陋,唯一不同的是这满屋子的书和画。
【同期声】
 打工作家 刘永:
 “结婚的时候啊,我画了几幅画送给她,很有意思。她说要吃水果,我说忍着,我给你画一幅,我就画了香蕉啊、苹果啊,叫‘画饼充饥’。”
【正文】
 出生于安徽一个偏僻小镇的刘永,从小就爱看书,爷爷留下来的7、8箱古书,是他儿时唯一的精神食粮。学生时代,刘永就出版了长达27万字的长篇小说,只是,年少成名并未给他的命运带来改变。部队退役后,刘永还是只能来到深圳当一名保安,但他始终不曾放弃钟爱的写作和指画。
【同期声】
 打工作家 刘永:
 “有文化的打工者还是在打工,但至少他的心灵会觉得充实,他的心里会比别人收获多一份快乐,没文化的打工者还在打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打工,就这么简单。”
【正文】
 保安工作一天12小时,每天下了班坚持写作、画画,家里空间不够就到楼道里画,照明感应灯每隔几分钟就熄一次,只能不断地咳嗽、跺脚。
【正文】
 辛苦的创作看似并未给刘永带来物质回报,第一次成功拍卖画作的两万元收入也全额捐献给汶川灾区。
【同期声】
 打工作家 刘永:
 “不是啊,我告诉你,你要有这种心态,你本来对社会期望很低,现在你能够得到就是受人尊重,就是你能够充实自己,我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我没有丝毫可惜。”
【正文】
 写了8本小说,已经出版了两本,画了几千米指画,得了许多大奖,外界冠以打工作家、打工画家等等头衔,但刘永依然只是一名保安,生活依然艰辛。
 【同期声】
 打工作家 刘永:
 “我们都是以打工为第一要务,这个文字创作,包括我画画,其实它只是安妥自己心灵的一个方式。也有可能我们不断地壮大成长,长到最后可以长成一个可以跟这个正统的作家坐同一位置,但是目前的第一要务还是生存第一精神第二。”
 “有想过通过做文化来生存吗?”
 “你如果一个打工的要这样想的话,我觉得你就是不务正业,因为什么呢?现实……
 “太残酷了!”
 “不是,老婆,我们不用残酷来说,现实是很现实的。”
【正文】
 但令刘永一家庆幸的是,两年前,就在儿子出生前,因为文艺特长,刘永终于落户深圳。他笑称自己已经不谈梦想,非要说的话,也只有这一个。
【同期声】
 打工作家 刘永:
 “我没有梦想,我的梦想,我跟你说你不要笑,我曾经,我这个也是理论,也是我人生的信念,我一定要在深圳打一辈子工,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打一辈子工,我希望我儿子在这里上大学,接受深圳的教育,然后在这里找工作,我用我的一生为我儿子改变身份,我觉得这个就是非常值得。”
【现场】
 厦门卫视记者 林懿琳:
 “我们总是认为,外来务工者谋的是一份生计,一份温饱,却往往忽略了他们的社会价值,也需要被认可。在这样一座城市里,用钱能够买得到的价值距离他们实在太遥远了,于是他们选择另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正文】
 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深圳,来往的行人习惯向前看和向上看,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个天桥下的小摊位,还有,这个在太阳伞下忙忙碌碌、瘦弱黝黑的女人,她叫高敏,人称超级义工。14年来执着于一件事情:献血。
 自己献血13万毫升,相当于人体血液30倍,组织别人献血献器官,无偿劳动4万多小时,这两项记录至今无人能破。一个下午来献血和咨询的群众不少,其中有很多是外来务工人员,高敏耐心地指导他们填表,看身份证号码就能说出哪个省份哪个县,看身材就能估出献血者的体重,这是高敏多年的经验累积的特异功能。
    找高大姐献血,老乡们很放心,可谁又知道开朗健谈的高敏,其实和他们一样,是深圳数以百万计的外来移民中的一员。十几年前,离异的高敏将儿子
托付给山东老家的父母照顾,只身一人来到深圳投靠妹妹,至今,没钱、没工作、没房子,却依然执着
【正文】
 如今的高敏可以说是荣誉等身,“深圳十大杰出青年”、“深圳文明市民”、“最具爱心人物”,还有不久前评出的深圳改革开放30年 30人,随之而来的也有各种非议和揣测。
【同期声】
 深圳超级义工 高敏:
 “大家在这种忙忙碌碌中始终有一种漂的感觉,有一位专家跟我在说,他说,高敏,你算什么,你是什么?我说,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土,也许我创造的价值不如你们大,没有你们影响力大,但是我站在我的位置上,我为这个社会营造的一个氛围,所带来的一个价值也不是您能够做到的。这就是一份歧视,这份歧视有时候我们带来的压力是挥之不去的。”
【正文】
 手机是朋友弃用的二手机,自行车是热心人士拼装的组装车,衣服是组织分发的义工T恤,高敏的物质生活少得可怜,但在这个城市里,她觉得自己的精神世界很富足,她眼中的深圳是我们看不到的。
【同期声】
 深圳超级义工 高敏:
 “我希望给大家营造的是一个家的氛围,能让他们感到温暖,能让他们躲避风雨,我也希望深圳能给我们外来建设者一个真正让我们脚踏实地的感觉。”
【正文】
 来深圳多年,高敏还和刚来时一样,显得和这个繁华的都会格格不入,但她的血液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也许,你的体内流着她的血液,但你并不认识她,和其他陌生人一样擦身而过,但是,深圳记得她。

【该作品获得2010年度厦门市广播电视新闻奖·电视类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