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经营

马云和阿里巴巴:对世界喊出“芝麻开门”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8-09-06 16:14:44

  2018年1月24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马云在“推动电子商务发展”论坛上发言。新华社记者 徐金泉摄

  2018年8月8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礼堂,马云公益基金会创始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与嘉宾共同击鼓启动“马云非洲青年创业基金”。 新华社记者 陈 诚摄

  《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人》 商务印书馆2018年第一版

  马云把白衬衣的袖子卷起,以快于常人的步伐进入房间。落座后没什么时间客套,我们有整整一小时的时间,而他的行程安排以分钟计。话虽如此,当天的采访一推再推,换了两次时间。

  这位遍身光环的商人直奔主题,谈吐干净利落,丝毫看不出来过去30天里,他乘坐私人飞机绕着地球飞了107个小时45分钟,见了几个国家的总统、总理,以及更多的企业家。他反应很快,大多数问题未等我话音落地便开始回答——也可能,对这位个子不高、特立独行的杭州人,世间已无太多秘密,他早被人们用放大镜分析过无数遍。

  起点

  2017年2月3日下午,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收到建校以来最大一笔捐款,2000万美元,这笔钱用来设立了“马云—莫利奖学金”。中国企业家马云出手便惊到了这座位于悉尼北部的港城。

  谁是莫利?即便澳大利亚人,也几乎未曾听过这个名字。肯·莫利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于1980年来华旅游,在西湖边遇到了一个16岁的少年,正故意搭讪外国人以学习英语。从此之后,莫利和儿子戴维,与这个叫马云的年轻人成为笔友。保持通信5年后,莫利邀请马云前往澳大利亚旅行。

  谁料,仅仅申请签证,马云就失败了7次,最终在莫利帮助下,如约成行。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马云待了29天,从此这个自称“100%中国制造”的年轻人,真正打开了看世界的窗户。

  如今回望,马云这段横跨近40年的经历,堪称一次个体意义上的“改革开放”。而对整个国家来说,改革开放40年,经过了十分相似的发展过程。从一个生产力发展缓慢、人民面临温饱问题、科技教育落后的国家,一跃而至如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舞台中心国家之一的位置。

  叶落知秋,观察马云,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在观察这个国家多年来发展的速度与激情、进步与贡献。

  当然,回到1999年,马云在杭州集聚起“十八罗汉”创办阿里巴巴之时,一切还不像如今看上去那么光鲜。那时的马云,已至少经历过如下这些惨痛事实——大学考了3回;找工作被拒绝过30多次;去肯德基应聘,24个人收下了23个,他是唯一被刷下来的那一个;替人去美国收账时,被想赖账的美国商人锁在一栋别墅里长达两天,幸运的是在这次经历中,他第一次接触了互联网;最初创业时,四处贷款无果,赴国外20多次融资被拒……

  所以在起点上,他所拥有的只是梦想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

  成功

  为何叫阿里巴巴?成名之后,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马云再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用英语娴熟地回答说,创业之初,在旧金山一家餐馆,他问一个服务员是否知道阿里巴巴,对方回答知道,至于原因,则是“芝麻开门”——“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故事中的开门咒语。遂定此名。

  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如同习得开门咒语般,打开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大门,发现里面不但遍是财富,甚至还有改变社会的钥匙。

  2003年7月,阿里巴巴推出淘宝网;2004年,推出网络交易支付工具支付宝;这两大产品在中国已家喻户晓。事业蒸蒸日上之际,这个商业帝国又推出了阿里云和蚂蚁金服。

  让全世界瞩目的时刻出现在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经过了漫长的路演后,全球历史上IPO融资额最高的公司就此诞生。这是改革开放时代才会有的中国故事,阿里只用了15年就达到世界性成功。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身处人生之巅的马云,没有亲自敲响开市钟,而是把这一殊荣让给了阿里巴巴8位客户,他们是淘宝店主、云客服、淘女郎、农民店主、海归网商、淘宝资深用户、快递员和美国农场主。这不但是世界瞩目的成功故事,还是普通人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全世界都能听得懂。在澳大利亚,在印度,在日本,在全世界几乎每个繁忙的国际机场,马云的头像都在畅销书架上,与其他著名成功人士一道,成为人们的榜样。曾做过英语老师的马云,无论中英文演讲,都能点燃听众,这在中国企业家中极为罕见。

  马云,Jack Ma(马云的英文名),两个名字,正在伴随中国崛起享誉世界。

  革新

  北京东四环外的“盒马鲜生”店里,来自全世界的食品在地板和天花板上被分别迅速传送。地面上,顾客们从硕大的货架上拿走东西,只需扫两个码,包装袋上的条形码和手机上的二维码;天花板上,是顾客们在手机APP上完成的订单,被装进精巧的包装袋,挂到动感十足的传送带上前进。

  科幻小说里的情景正在变为现实——一个2018年的中国人,可以在家里逛淘宝;可以用支付宝缴纳水、电、燃气、房租、话费;可以为信用卡还款;可以享受几百到上千项不等的政务服务……所有这些,都能在手机上完成。这一切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无从想象。

  这样的科技力量,让中国有了“四大发明”之后新的荣光。来自“一带一路”国家青年的投票显示,他们心中,中国的“新四大发明”是高铁、扫码支付、共享单车和网购。其中有三项,都与阿里巴巴有关。

  马云并未止步。这两年,逆全球化浪潮兴起之际,中国正在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支持和响应。作为中国企业家,马云感慨,“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是很了不起的创意和设想,对于我们企业来说也是非常好的机会”。

  他乘坐着私人飞机,走过许多国家,“是想去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不同的事情出来,不是要想办法卖东西给人家,也不是要把当地便宜的劳动力和原材料拿过来,而是去当地创造就业,推动民生发展”。

  一向以远见闻名的马云,为阿里巴巴提出了102年老店的愿景。这一愿景中最新的内容,是eWPT(电子世界贸易平台),帮助全球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年轻人更方便地进入全球市场、参与全球经济,在这个平台上实现“全球买全球卖”。从博鳌到达沃斯,到他去的每一个国家,马云都在力推这一想法。2017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将与马来西亚一起,在该国打造中国以外的第一个eWTP“数字中枢”。想法就此落地。

  速度与规模,一直在马云的核心诉求中。 “马可·波罗来中国花了8年时间,回去又花了8年时间。”马云冲我摇摇头,“那个年代的‘全球化’可能是几个皇帝说了算,现在则是6万家大企业共同决定。我们的职责是解决掉全球化进程中的抱怨和问题。”

  不但要在规模上实现全球范围内的买卖,还要快,不是比马可·波罗快,而是实现24小时内抵达中国任何一个角落,72小时内抵达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这也是为什么马云力推成立了“菜鸟网络”,除了已经将全球智慧物流网络覆盖224个国家和地区,并深入到中国2900多个区县,还在推动着无人机、智能物流等先进技术的实现。

  理想

  阿里巴巴集团内部,每个人都有化名。马云给自己取名“风清扬”,这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华山派的一代宗师,在小说中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剑术境界。其剑术主张“无招胜有招”,由剑魔“独孤求败”所创。

  如今的马云,虽说远未到求一败而不得之境,却已气定神闲,甚至对自己惊人的财富值更多的是怨言,而非激动。

  坐在我面前,马云语速不减地说:“阿里巴巴确实超过了我当初的想象,今天我已经跨越了对金钱的追求。人生最幸福的是大学刚毕业,每月赚91块钱工资的时候。现在钱对我来说是一种资源,(思考的是)如何利用这些资源实现更多人的理想而非自己的理想——我自己觉得理想已经差不多了。”马云对财富的过度谦虚以及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经济论坛时宣称后悔创办阿里巴巴,让诸多网友给他起了个绰号“悔创阿里杰克马”。

  “我去硅谷讲课,来中国学习。”在杭州见到Paytm创始人维杰·夏尔马时,他刚从美国赶来。Paytm,这个印度本土的电子钱包,在短短两年内跃升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第一名、第二名分别是来自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而这一切,开始于跟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来自中国的工程师们,将Paytm的支付技术平台和风控系统重新搭建了一遍,把它变成了“印度版支付宝”。

  而在澳大利亚,走访完悉尼和墨尔本两座大城市后,我发现包括国有邮政在内的物流、仓储以及保健品企业,每年最重大的活动之一便是为“双11购物节”做准备。这一全世界最大的电商购物节,不但已是中国人的节日,也正在成为全世界的狂欢。在俄罗斯,在美国,在西班牙,在地球难以计数的角落中,中国产品、中国技术乃至最终集大成的中国方案,都被电商这样一个小切口留下了痕迹。

  就像这样,来自中国的经验,正在推向全世界。

  也许,马云真正求的败,一直都写在阿里巴巴集团的官网醒目位置上,“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或许,只要这世界上还有难做的生意,这个独特的思想者、实践者便不会止步。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即便已然举世瞩目,那股生生不息的劲头又何尝不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