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台海

专家:不能让“台独”继续蔓延

信息来源:中国台湾网 发布时间:2018-09-06 16:04:29

  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应两岸和平发展联合总会的邀请,中国文化大学石佳音教授等一行日前到香港参访。期间,石佳音教授接受了香港中评社记者的访问。

  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石佳音表示,台湾的民调和民意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是对国家的认同,其次是“统独”倾向。许多人都认为“统独”倾向代表一切,比如台湾现在支持统一或者接受统一的人的比例在上涨或者是增加,就认为惠台措施发生作用,台湾选民回心转意,甚至于认为国民党可以因此重新上台,使台湾回向统一。

  其实都误判了。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内心坚定的“台独”分子,当他觉得台湾“独立”没有太大胜算的时候,是可以在技术和手段上接受两岸统一,但是并不心悦诚服。也就是说:现在台湾的许多民调中,支持统一、预见统一或者认为两岸终将统一的人数在上涨,但是并不代表台湾人民内心的“国家认同”在转变。如果看清楚了这一点就知道,即使蓝营能够赢得选举,那也是因为现在民进党无法维持两岸关系的稳定,而国民党则被认为擅长处理两岸关系。民进党过快、过急的寻求“台独”,反而会使得两岸之间的分裂和分治不稳定,这是使国民党的民意支持度上升的原因。但是,在“台湾大多数人内心的认同不改变”的情况下,就算是支持统一的人数增加,或者因此愿意看到他们的领导者承认或者讲“九二共识”的人数增加,也不代表台湾人民真正改变了“国家认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蓝营执政,也不会做真正的“再中国化”。其实国民党只是“擅长”促进两岸长期的分裂和分治,因此充其量就是回到2008-2016的口头接受“九二共识”,实际上做的还是“去中国化”。

  中评社:大陆的终极目标就是追求统一,在您所说的蓝绿执政都不利于统一的情况下,大陆需要做什么准备?

  石佳音:大陆对台有一个很重要工作,就是不能让“台独”的信念继续蔓延,这一点很重要。

  首先,我们要厘清“法理台独”的内涵。有观点一直认为“法理台独”就是台湾修改“宪法”,或者是改“国号”等。台湾会有一个明显的“修宪”和“制宪”动作,确定台湾真的在法理上“独立”。但其实这只是“法条台独”。“法理台独”其实不是“法条台独”,实际上“法理台独”早就不是这样的。

  现在台湾“大法官会议”基本上是民进党掌握,他们可以完全靠“释宪”,使台湾“主权”在法理上仅限于台澎金马,而完全不需要更改“宪法”的文字。既然“释宪权”都掌握在他们手上,为什么还要“修宪”?所以民进党所谓的“法理台独”不是等不到,而已经是现在完成式。既然“法理台独”已经完成了,哪里还需要正名“制宪”?所以蔡英文常常讲两岸要维持现状,这现状其实就是“台湾已经独立”。台湾现状是由“台独”政党掌握权,他们认定在法理上台湾的“主权”仅限于台澎金马,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持两岸的现状,就是维持“台湾独立”的现状。真正的“法理台独”不是条文的改变,而是使“台独”在台湾的社会内部取得法理的正当性,让大家觉得“台湾独立”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大家都应该拥护;一旦任何人的所作所为和不做不为违反了“法理台独”,就要受到惩罚。当然这是违反“中华民国宪法”的,可是在台湾内部已经没有任何机制可以纠正它。因此,大陆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围堵“法理台独”,在方方面面打击这种法理确信,让台湾已经接受“法理台独”的人,开始怀疑“台独”是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或者开始怀疑“台独”是否有出路。举例说明,台湾人拿台胞证入境大陆时,往往不排中国公民的通道,而是去排外国人的通道,但很少有机场工作人员会让他们去中国公民通道排队,这就让一部分台湾人凸显和宣告了“我不是中国人”,等于默许破坏两岸同属“一中”的法理,这实际上就是台湾的老百姓在一些具体的行为上,在中国大陆管辖的区域内,向中国大陆宣告“独立”,而大陆却没有回应。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大陆其实可以在很多方面去围堵、刺激、冲撞台湾这些接受“法理台独”的人。例如,在两岸“一中”(这也是“中华民国宪法”的立场)的前提下,台湾可以与大陆分享国际空间;但只要台湾当局背弃宪法的“一中”立场,那么大陆就没有理由“尊重”台独的国际空间。

  中评社:您如何看待大陆“对台31条”?

  石佳音:两岸统一不只是在政治上将台湾纳入中国的政治体制(一国两制),或者是经济上把台湾吸纳进来,让台湾不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更重要的是让台湾在人心上重新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必须要让台湾人在人心上被感动,要让他们感觉到他们是中国人,承载着中国文化传统,而可以追溯到人类最优秀的文明和最合理的价值理念。如果能让台湾人认识到这一点,台湾人才有可能重新回到中国人的自我认同,并且以这样的理念为荣,这是最好的结果。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提出了文化自信,我们还是要从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入手,让台湾人感觉到我们是中国人。如果大陆对中华文化传统有自豪感与文化自信,很多对台的措施和做法也会不一样,效果也会不一样。现在大陆的惠台政策,并不是完全无效,但是并不够,只能够“反独”,但是不能够“促统”。

  中评社:一方面我们要推动优秀的传统文化,另外一方面台当局又在“去中国化”,两者之间形成了一种碰撞的局面,那么我们要如何更好的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使之在两岸统一的路途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石佳音:对台工作也分轻重缓急,轻重之重当然是追求心灵契合,这是最终解决两岸的分歧,让两岸在统一之后能够长治久安。缓急之急则是围堵“台独”,惠台和施压只能发挥一部分作用,还是不够的。论语中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如果只用诉诸于利(威胁利诱)的方式对台湾,只能在表面上改变逐利的小人。小人在技术上可以接受两岸的统一,甚至可以伪装支持统一然后到大陆赚钱,如果是这样,就算台湾真的统一了,民心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还会像香港爆发“占中”一样。如果要真正解决两岸的统一问题,特别是人心回归的问题,我认为,大陆在对台工作上要加强文化自信的建设。

  中评社:有观点认为,台湾的青年一代都有“天然独”的倾向,如何重塑台湾年轻一代的国家认同和国家观念?

  石佳音:“天然独”之所以变成“天然独”,不是他们对大陆不了解,也不是对大陆进行某种了解之后才决定选择“独立”。他们在台湾成长的过程和氛围中,学习到的概念就是:中国和台湾是彼此互不包含的两个地区,台湾长大的小孩可以完全不知道中国历史和自己的祖先来自大陆,更不了解大陆和台湾之间的恩怨情仇,在他们从小身处的语境中,台湾和大陆就是两个地区,甚至是“两个国家”。到学校之后,台湾的“国民教育”在方法论和知识论上用了一种站不住脚的史观,就是台湾岛史,这种史观“教育”台湾人不需要去认识一个特定的族群或是社会,只需要认识一个地理区域,就是台湾岛。只要在这个岛上出现的,就是台湾史的一部分;只要离开了台湾岛,就不是台湾史的一部分。于是,只要认同台湾岛,并且由这个台湾岛去界定台湾史就可以了。基于这种拼凑、片段、不连续的记忆,去打造一个“台湾民族”,这就是“天然独”的基础。这一系列的叙事虽然不合理,但是讲的都是史实,比如郑成功1661年到台湾,1683年康熙将台湾编入版图,1895年台湾被割让给日本,1945年日本战败国民政府又接收台湾等等,这些历史史实,“台独”都没有否认,但是都用台湾岛史去裁切,把这些史实裁剪成只要在这个岛上发生的,就是“我们的历史”,只要不是这个岛上发生的,就不是“我们的历史”。

  这一套历史叙事,和台湾语境中的“台湾”和“中国”(两个独立实体)的定义,在台湾年轻人的心里,是“客观的”知识。如果从小学习的语言,和学校教育里学到的知识,都是把台湾和中国“一边一国”当成天经地义的客观知识,那么就很难被改变。即使这些“天然独”来中国大陆许多次,而且都被隆重接待,大陆也给他们在大陆工作、求学、就业待遇,但他们内心深处“台独”的认同还是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客观的”知识。所以台湾这些年轻人变成“台独”,和大陆强大与否、先进与否、民主自由与否、物质是否丰裕、文化是否进步,都没有关系。他们在对大陆和台湾史一无所知的时候,已经接受了台湾和大陆是“一边一国”的“客观知识”。既然是“客观知识”,就很难被目前的交流活动改变。

  既然“统独”倾向和国家认同是可以区分的,我们甚至可以想象有一些坚定的“台独”分子对中国大陆是有某种好感的,喜欢来中国,喜欢中国大陆的文化,在大陆广交友,甚至在大陆生活、工作和结婚,可是内心深处还是认同“台湾国”。这样,还是无法达到真正的心灵契合。

  中评社:两岸真正要实现统一,您认为要怎么做?

  石佳音:我刚刚说“天然独”的性质和岛内蓝绿板块的分布,都是实际情况,我们要务实以对。以现在大陆发展的程度,台湾是无法“独立”的,但是以大陆现在对台的做法,可以统一台湾的政体、经济,但是人心很难统一,回归之后还可能出现类似香港“占中”的事件。蔡英文现在只要维持两岸“独立”的现状。“台独”最希望的就是两岸分治的情况长期化、制度化、稳定化,如果这一点做不到,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被统一的局面,可是他们有长期搞破坏的准备,让中国不得安宁。因此,在统一之前,大陆就要准备好在统一之后如何去管理一个大部分人都不自认为是中国人的社会,所以在回归前就必须要去刺激、冲撞“台独”的认同。台湾岛史切断了对中国文化道德价值的继承,台湾岛变成了一个没有文化价值和道德信念的地方,唯一的信念就是爱台湾,很空洞,没有逻辑思维能力和道德信念,这就是“台独”教育出来的。如果在大陆对台的交流活动中,能够让“天然独”不得不面对他们所受教育的破绽,他们的内心才会被冲撞,进而才会反省。如果两岸统一了,必须要将教科书全部翻修,回归正轨。

  总之,我认为,两岸要走向统一,首先要改变交流形式,然后在统一之后,不能再犯国民党当年“光复”台湾之后所犯下的错误,没有“去殖民化”。

  我们必须要知道,台湾虽然在1945年就脱离了日本的殖民统治,但在最近几年,当年受到日本皇民化教育的台湾人(如李登辉)的思想,变成了台湾的主流。

  现在台湾是自我“再皇民化”,其皇民化程度比“日据”时代还要普遍而彻底,因为“日据”时代的皇民化是被迫的,而现在是自愿的。

  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到各地乡镇和学校,都在搞皇民化。将来台湾在统一之后,如要去殖民化,就不能和台湾现有的政客合作,一定要再甄别、再训练、再教育,淘汰一批后,再有选择性的谨慎使用。国民党在刚到台湾时,因为要 “反共”,所以打压了台湾岛内所剩不多的爱国左翼的知识分子,然后选择和受到日本皇民化教育的亲日派士绅合作,所以50年代的“白色恐怖”,枪毙和关押的基本都是左翼的爱国分子,但是重用的却是那些亲日派的士绅。台湾目前的五大家族中,有四大家族是亲日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来台湾之后不搞去殖民化,以及和亲日派士绅合作的结果。

  香港也是一样,香港学生如果不读中国历史,在香港长大的中国人如果可以不知道中国是什么,支持“香港独立”就会很“合理”,因为脑袋是空的,塞什么都可以接受。所以去殖民化是统一之后必须做的事情。

  中评社:蔡英文执政以来,对岛内的“统”派有不少动作,继新党被查之后,前几天“统促党”亦被查,您怎么看?

  石佳音:事有必至、理有固然。我们在很早之前就感觉到,民进党只是要夺得政权,并不是真正想要把台湾改变成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所以民进党虽然长期声讨国民党在“白色恐怖”时期搞的特务统治,但我们发现,其他地方进行的转型正义,一般会去追究每一个在先前不正义的政权中参与干过坏事的人,一个个地去追究和抓捕。

  但是台湾从李登辉当政以来,没有一个在“白色恐怖”时期参与政治迫害的人被追究和抓捕,连1980年林义雄家的灭门血案,都没有积极追查真凶,也没有追究当时国民党情治单位为了遮掩真相而制造的烟幕。

  为什么这些特务通通不追究,是因为民进党根本没有诚意在台湾搞转型正义,只想收编情治单位,然后延续特务统治。只是这些情治单位以前是为国民党搞特务统治,以后要为“台独”的利益搞特务统治。

  我们早有这样的预期。从王炳忠等人被办之前,我们就察觉到民进党已经收编了情治单位,用绿色恐怖建立“台独”威权体制。台湾现在各级法院,蓝营的案子的判决大多对蓝营不利,绿营的案子大多无罪,就连“太阳花”占领“立法院”的人基本上都无罪。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这些事情并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