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人物

徐苹:尾条记者,头条作家

信息来源:厦门晚报 发布时间:2014-01-06 10:23:44

 

   【职场履历】
   徐苹(须一瓜)
   1995年8月加盟厦门晚报

   历任晚报政法记者、要闻部副主任、终身荣誉首席记者。作品多次获新闻奖,2002年,当选福建省双十佳记者。

  

 ■2003年8月8日本报5版报道


   新闻提供事物性的真实,小说开掘的是内在的真实。”
   记者 龚小莞
   除了晚报的记者外,徐苹还有一个作家的身份,笔名须一瓜。小说《淡绿色的月亮》是为她带来全国性声誉的代表作。作为新闻的入室抢劫案,早已消失在发黄的报纸堆里,而作为小说的《淡绿色月亮》,至今还在拷问读者的内心。


   一颗心脏
   两种人生


   徐苹加盟晚报的第九个年头,她已经成为厦门最著名的政法记者之一。这年秋天,她采访了一名20多岁的死刑犯。一年之后,这名死刑犯的心脏,植入了她的另外一名采访对象身上。一颗心脏,两种人生。这就是一名记者经常要面对的心灵震撼……
   2003年8月5日,厦门某高校女研究生被入室盗窃的歹徒残暴杀害,引起大学生强烈反应。徐苹走进看守所,与杀害女研究生的罪犯进行了一番对话,采写的报道《她在精神上杀死劫匪》引发很大的社会反响。
   徐苹至今记得那个罪犯,20多岁年纪,瘦瘦的,挺结实。采访时印象最深刻的是,罪犯一直请她帮忙问一下捐献的机构,他想把身上能用的都捐出来,把钱补偿给那个被他不小心杀死的女研究生的家属。他不懂得捐赠器官跟费用没有关系,但是补偿的心理很强烈,这让徐苹听了很受触动。
   法律程序走完,离真正实行枪决还有相当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徐苹又采写了另一篇报道《鹭岛温情托起苦难生命》,一个贵州小伙子,因为家族性心脏病,哥哥姐姐们都陆续在青壮年死去。他抱着避免母亲难过、客死他乡之心来到厦门,那个时刻他的心脏已经肥大命悬一线。结果,在厦门他得到神迹般的援助,成功更换了心脏,重获新生。移植手术开始前,徐苹在休息室里意外听到两个医护人员的简短对话,说移植的心脏是当天执行枪决的罪犯的,她们为此感到心理压力很大。徐苹发现,当天执行枪决的,就是那名杀害女研究生的罪犯。她告诉她们,我能肯定地告诉你们,那名罪犯的最大心愿,就是把器官捐赠出来,以表达歉疚之情。两名女医护人员听后如释重负、低声道谢。
   徐苹说,难以置信,罪犯的赎罪愿望实现了,而捐出的心脏竟然出现在她采访的另一个人物身上。移植手术中,主刀医生表扬那颗心脏很小很结实,非常棒。后来那个贵州小伙结婚生子,完全过上了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观看死刑
   询问女囚


   作为一名资深政法记者,徐苹有女性独特的敏锐:一般人看不到的,她看到了;一般人感觉不到的,她感觉到了。同时她还有“女汉子”般的大胆,但她也有害怕的时候……
   2003年12月20日上午,厦门首次以药物注射方式执行死刑。这在福建省地方法院也是第一次。当时所有的媒体都被邀请到现场,采访这个人道主义的行刑方式。徐苹也去了,这一场景后来被她写入小说《太阳黑子》的结尾。开始注射执行时,除了执行者外,所有的人员,都集中在二楼刑监室外,通过玻璃往下看。年轻的女囚犯被捆躺在执行床上,注射器开始启动,已经随大队人马撤离行刑室的徐苹,忽然特别想知道女死囚的进药感受。她突然转身,奔到那个女囚的身边俯身询问: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女囚答,手痛。话音未落,二楼刑监室的检察官法官就大喝:谁!那谁?!出去!
   由于女死囚属于罕见的对药物不起作用者,最终,不得不恢复传统执刑方式。地点改在楼下另一侧的室外空旷地。大家通过长走廊,到二楼另一侧观望。徐苹又想下楼临近现场。在这一侧,她独自一人从二楼往一楼跑,空寂无人的楼梯,只有她的脚步声,忽然她感到极度恐惧,头皮里冷飕飕的阴气逼人。她慌忙逃回到二楼,跑回人多的那一头,从那里下楼。事后,她形容那种恐惧真是太奇怪了,当时她的任务就是写注射死刑的过程,带着采访任务,几乎和死囚头碰头时,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之后,传统执刑没什么可写,完全是看热闹的心理,却仅仅因为一个人下楼梯就恐怖感环身了。她说:“可见职业病,真的是一种很疯狂的状态。”


   两种真实
   拷问内心


   徐苹以女作家独有的敏感,在晚报新闻采编风格上代表了一个流派——“小说流”。
   徐苹擅长写人物,她的人物专访报道总被当作年轻记者学习的范文。
   除了晚报的记者外,徐苹还有一个作家的身份,笔名须一瓜。小说《淡绿色的月亮》是为她带来全国性声誉的代表作。它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对十分恩爱的年轻夫妻,因为某天夜晚的入室抢劫案,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妻子克制不住地反复探问,那个抢劫之夜,她高大健壮的丈夫,面对两个矮小跛足的歹徒,究竟为什么选择妥协?妻子是通情达理的,身边也有通情达理的警察朋友,她理解也接受了警察朋友的开导与劝告,可是,她的感情再也回不到过去。丈夫和妻子都在共同努力,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2002年春天,这个中篇在《收获》杂志作为头条发表。当她在公园报刊亭看到自己的小说,为《收获》头条刊登时,非常惊讶。对于一个无名作者而言,《收获》就像是遥不可及的高山。随后,国内几乎所有的杂志选刊都转载了这个中篇小说,“中国小说年会”评出的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它名列榜首。
   徐苹说,小说的构思来源于她采访的一起真实的抢劫案。一个独居女孩在家里遇到了劫匪,女孩用很长时间和两个歹徒周旋,最终自保得救。两个歹徒不久被警察抓住了。但是她在记录警方介绍的案情时,突然灵光一闪,觉得案件还应该有另外一个样子。她一边采访,脑海中就浮现了小说的大致框架。作为新闻的入室抢劫案,早已消失在发黄的报纸堆里,而作为小说的《淡绿色月亮》,至今还在拷问读者的内心——你将做如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