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品

这一次 城乡孩子“同命同价”

信息来源:厦门晚报 发布时间:2014-01-29 14:57:45
《这一次 城乡孩子“同命同价”》作者:徐林武 编辑:陈进容 查本恩
《两孩子同时溺亡 赔偿金差34万?》后续
这一次 城乡孩子“同命同价”

   ■本报2010年9月15日的相关报道

记者 徐林武 通讯员 广大
    虽然金钱赔偿换不回孩子的生命,但是农村孩子跟城市孩子拉平赔偿标准,算是对家长的一种抚慰。
    家住海沧区的小孩小海(化名)和来自莆田农村的小孩小田(化名)不幸同时淹死在同一个排洪沟,小海的父母索赔损失59万元,其中包括52万元死亡赔偿金。小田的父母最初索赔18万元,见小海的父母索赔52万元死亡赔偿金,便申请将自己提出的索赔18万元金额提高到52万元。
    昨天上午,海沧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适用俗称的“同命同价”条款,支持以小海的赔偿标准计算小田的死亡赔偿金,也就是以厦门城镇标准计算莆田农村小孩的死亡赔偿金。两个小孩的父母未尽监护职责承担70%责任,最终均获得17万余元的赔偿款。
焦点1
是否适用“同命同价”条款
   针对小田父母变更诉讼请求,将死亡赔偿金从18万元变更为52万元,被告方认为,按法律规定,小海是海沧区城镇户口,死亡赔偿金可以参照厦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小田是莆田农村户口,最多只能按厦门农村人均纯收入计算。另外,小海和小田的死亡是两起独立的事件,小田不能参照小海的标准来计算死亡赔偿金。
   法官审理后认为,以往在同一起事故中,因受害者身份不同,所能获得的赔偿金差别巨大而产生了“同命不同价”的社会议论,虽然“同命同价”或“同命不同价”的说法是对死亡赔偿金的误读,但是小海和小田在相同的时间、地点受害,且均存在排洪沟管理者因未尽安全保障义务这一原因。因此,小田死亡赔偿金的计算可以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7条,即“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小田的死亡赔偿金数额与小海一样,应都是52万元。
焦点2
排洪沟管理者和家长,谁的责任更大?
   家长认为排洪沟管理者没有设置安全警示标志及安全措施,对孩子的死亡具有明显巨大的过错。管理者认为家长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应承担全部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排洪沟的出口直通大海,海水高潮时排洪沟水位深达数米,而且排洪沟紧邻民房,也常有居民到排洪沟取水灌溉农田,事发处没有设置围栏,任何人均可自行沿着堤坝下到排洪沟。海沧市政建设管理中心作为管理者,应认识到排洪沟水深时的潜在危险,但其仅在事发处一段距离设置安全警示标志而没有设置防护措施,存在过失。至于孩子的家长,显然没有尽到监护责任,存在重大过失,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
   因此,法院认定孩子家长自行承担70%的责任,海沧市政建设管理中心承担30%责任,海沧公用事业发展公司不是事发地段排洪沟管理人,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点评】
根本在于缩小城乡差距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连泰说:“我反对‘同命同价’这个通俗的说法,这一说法掩盖的是‘生命可以计算价格’这一近乎血腥的命题。”
   他认为,我们必须找出一个可以交换的与生命最为接近的因子,以求得它的价格,才能最终确定死亡赔偿的标准。法律发现的因子是劳动力的价格,将人拟制为劳动力后,才可能求得价格。现行立法确定死亡赔偿标准时,以20年的平均收入作为赔偿额,走的其实就是这一进路。
   然而,这一进路带来的问题是:在我国,农村劳动力和城镇劳动力的收入不一样,这就可能出现同一侵权事件中,被侵权人因户籍不同,得到的赔偿额不一。由此引发民众所谓“同命不同价”的质疑。在这里我们看到,之所以赔偿标准不一,根本的原因是城乡差异以及各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各地区经济的均衡发展,才是减少民怨的最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