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媒体

网络时代的新生活方式:云直播 云生活 云时代

信息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20-10-28 10:51:46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在中国的普及,基于云技术的网络直播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追捧。直播产业快速发展,直播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涌入人们的视野。

  “从草根到网红,从田间地头到高楼大厦,几乎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瞬间变为直播间。”一家外媒曾这样报道中国直播带货,“一个支架、一部手机、一台美颜灯,就是中国主播们的‘装备’。”

  2020年,随着5G、人工智能的推广和运用,网络直播的发展迎来了新机遇。目前,直播经济正成为中国经济的一抹亮色,凸显其自身的魅力。

  蓬勃发展的不只是直播经济,中国的直播教育、直播技术、直播平台在2020年都进入了快速发展期。云直播作为网络时代的一种新生活方式,已经渐渐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而新的直播“云生态”,也在人们频繁的互动使用中逐渐成形。

  直播带货

  点亮中国“云经济”

  “大家好,欢迎来到我的直播间。”4月29日下午,陕西老板王秀梅照例准时打开手机,与网友见面。王秀梅的直播间,设在秦巴山区的小镇里,推开房门,就能看见美丽的小河和青色的大山。

  直播带货是王秀梅的新工作。此外,她还是“返乡创业青年”“电商新农人”“农村合作社负责人”。2016年,27岁的王秀梅辞去了教师工作,回到地处秦岭深处的陕西省平利县,线上售卖家乡特产绞股蓝和茶叶。

  2019年,王秀梅得到“多多农园”项目的注资,成为该项目在陕西的第一位新农人。带领51户贫困户成立了农村专业合作社后,王秀梅开始在拼多多平台上直播带货。“效果立竿见影,店铺营收很快大幅上涨,参与合作社的农民和贫困户也逐渐增多。”王秀梅说。

  目前,中国的视频社交、直播社交等产业异常火爆,直接带动了直播经济。“面对面”交流发声,“面对面”演绎产品性能和特点,无形中增强了消费信任度,让“买买买”更有安全感。

  3月以来,多家电商、直播平台都在持续加码直播带货领域。淘宝直播正在分批发出500亿元的超大“红包”;拼多多在百亿补贴的同时主推直播服务,向全部用户开放;抖音与快手也在加大力度建设店铺、签约带货类主播……

  美妆美食、家电、汽车、图书、家装、3C数码……点开淘宝直播界面,琳琅满目的商品直播单元映入眼帘。当下,直播带货不仅人气火爆,商品门类也更加多元。10月21日零点,淘宝直播第五次正式跨入天猫“双11”会场。数据显示,“双11”预售刚过10分钟,淘宝直播销售额就超过了2019年全天。这一数字对比去年,增长了整整4倍。

  商务部数据显示,仅今年第一季度,全国电商直播就超过400万场。直播带货不仅成为各地农副产品销售的重要渠道,也带动并形成了新的消费方式。在这个背景下,各类企业纷纷试水直播带货,依托主播推介,加强与消费者互动,拓宽营销渠道、提升销售效率、强化产业链整合,为互联网经济打开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直播带货还激发出一些小众领域的“闪光点”。

  近日,西安碑林博物馆讲解员白雪松在自家客厅里当起了主播,不疾不徐地讲着石碑和书法。白雪松直播高峰时吸引了40万网友围观,点赞数超过500万。原本小众的碑文拓片也成了网上的潮流商品。

  “直播带货拓展了互联网商品销售的深度和广度。疫情防控期间,很多人选择观看直播代替出门逛街,千万人因直播而相聚,也排解了焦虑和孤独。”西北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守国说,“直播带货,正在点亮中国的‘云经济’。”

  数据显示,2019年仅淘宝直播就带动相关就业400万人次。2020年春节复工后的一个月内,直播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上涨83.95%。

  直播教育

  普及知识“云课堂”

  在全民直播时代,党建工作也开启了“云直播”模式。

  10月21日上午,在江苏省淮安市生态文旅区,一个科技感十足的文化展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举行了揭牌仪式。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淮安新时代文明实践云平台致力于打造“新时代文明实践+志愿服务+大数据”互通互融的工作体系,打通基层党的理论宣讲、文化建设和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

  “云党建”是实践中心最有特色的展区。“云党建”是采用互联网技术面向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打造的集宣传教育、学习培训、监督考核、会议管理、党费缴纳、互动交流的一体化平台。在云党建展区,“微课堂”和“云考场”最引人瞩目。“微课堂”采用线上直播、线上线下联动的方式,通过小而精的精品课程,为党员讲解党规、党章等党建知识。在“云考场”板块,系统会在线实时更新一些党建小知识,以选择题抢答的方式与网友和现场参观的人群互动。采用这种“云直播”的方式,帮助党员更好地学习党建知识。

  现在,学习类视频和直播是视频网站“哔哩哔哩”重点扶持的类型之一。2018年,“哔哩哔哩”学习类直播时长达146万小时,成为该平台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今年6月,“哔哩哔哩”上线“知识区”。疫情防控期间,“哔哩哔哩”推出了“B站不停学”板块,用户可以选择观看来自中国教育电视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上海市格致中学、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中华会计网校、科学队长等教育机构的免费直播课程。

  因网络直播兴起的在线教学对绝大多数教师来说,也是一次教学模式的改革与创新。清华大学教授郑莉在“在线教学方法与经验交流分享会”上指出,在线课程没有固定的形式,形式为内容服务。

  受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的委托,全国高校质量保障机构联盟(CIQA)于3月9日至14日在联盟成员中开展了“线上教学状况及优秀案例”调研活动。数据显示,九成老师普遍认为线上教学投入精力更多,近八成老师备课时间超出平时一倍以上。

  “当且仅当我们的学生成为主动学习者,尤其是数字时代的主动学习者之时,技术环境下的学习和教学的威力才能彰显出来。”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焦建利说,除此之外,还要积极推进课程教学模式的改革,深化学校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在教学模式上,要大力推进混合教学,全面提升学校教育的综合质量和水平。

  直播平台

  搭建互动“云空间”

  更好地服务消费者,是直播的一项重要作用。基于云技术的直播平台的搭建和维护,对于发展直播产业起到了“磨刀不误砍柴工”的作用。

  “现在直播带货平台很多,除了淘宝直播、每日一淘、苏宁等电商平台外,在抖音、小红书等内容平台上,也随处可见直播带货。”来自北京的大学生小颖经常关注各类带货直播,在她看来,不同平台的直播各有特色,有的侧重于美食美妆,有的侧重于农副产品,能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

  今年,互联网医美公司新氧通过对5万余名用户的调查问卷发现,57%的用户担心线下面诊出行成本高、价格不透明,82%的用户愿意尝试视频面诊功能。针对线上问诊需求的增长,新氧利用5G技术推广建设的机遇,推出视频面诊功能,使用户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高效率的服务。

  “以前我们做医美直播,在医美品类里使用更多的是做远程的教学,把手术过程直播,让医学生远程去观摩。”新氧科技董事长兼CEO金星对本报记者说,“现在我们匹配的算法支持医生实时去做远程的视频面诊,这样的效率其实比原来大家在平台上看信息做功课比较分析效率要高出非常多。”

  苏宁易购集团副董事长孙为民介绍,为提升直播的专业性,苏宁通过提升平台配置加强保障,设立直播监控机制,帮助主播快速入驻,助力直播带货业态的快速成长。

  “今年以来,对线下销售受影响较大的汽车、房地产等行业,抖音直播推出扶持措施,包括专属流量扶持、提供免费直播等。”抖音相关负责人说。小红书创作号负责人杰斯则表示:“我们会主动向主播提供优选出的商品清单,帮助主播快速开展直播带货。”

  在商业平台拓展规模的同时,规范直播平台行为的呼声也日益迫切。

  中国消费者协会3月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对主播夸大和虚假宣传等比较担忧,质量保障、支付安全和售后服务等问题也是直播带货行业面临的挑战。

  “现在各种直播带货平台非常多,当主播的人也来自各行各业,但归根结底,直播带货是涉及交易与消费行为,应该从平台层面进行规范和监管。比如,一些主播跨平台引流或绕过平台私下交易等行为,会给消费者带来交易风险。”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说。

  “有关部门要加强对电商平台及商家经营行为的监测与指导,同时也要包容审慎,为从业者发展留出适当空间。”陈音江认为,应明确直播电商各类经营者的责任义务,持续做好内容生态和交易安全管理。

  7月1日,由中国广告协会发布的《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开始实施,规定了商家、主播、平台及其他参与者在直播带货中的权利与义务。近期,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标准,对产品质量、主播行为规范、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作出了规范要求。

  不少平台也在健全直播治理方面下功夫。比如,抖音加强商品审核,当产品存在瑕疵或好评率较低时,平台会启动相应处罚机制;小红书则对带货主播提出严格要求,主播一旦违规,将启动扣分机制,并限制相应直播功能。

  直播产业

  构筑社会“云生态”

  “这个是我们沐川的脆红李,也叫‘半边红’,脆脆甜甜,特别好吃”“现在我来试吃一下,你看汁多肉鲜,特别甜”……这是日前在四川省沐川县富新镇太和村进行的一场爱心助农网络直播。在这场直播中,沐川县副县长姜华和网红主播走进直播间,为太和村“半边红”李子带货,助农增收。此次公益助农直播吸引在线观看人数近50万人次,缓解了该村李子的销售压力。

  “舟过新安江,鼻间皆茶香”。前不久,浙江省建德市一位副市长做客直播间,带领观众“云”游建德、“云”品建德苞茶。这场助农公益直播累计在线观看数超370万人次,整场直播下来建德苞茶销售量近5000份,销售总价超20万元。

  在陕西省,宜川县委书记左怀理走进直播间,手里攥着的就是当地红彤彤的苹果;紫阳县县长陈莲则站上高山茶园,和网友一起赏茶品茶;岚皋县和旬阳县更是各自推出两位副县长,在直播平台搞了场农产品的线上“PK”……越来越多的地方官员加入直播行列,成为推广当地农产品,助力农民增收的“生力军”。

  官员、学者、明星、村民……现如今,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化身“主播”,在各个平台直播带货。直播产业在方兴未艾之际,正在构筑社会“云生态”。

  培训主播也是直播行业带动的新风口。日前,人社部联合多部门发布一批新职业,其中包括“直播销售员”,直播带货也正在成为一种新型职业。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今年2月份,直播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增长132.55%,在平台运营、主播管理、产品监管等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人才缺口。

  一堂农村直播带货的培训课有多火?三四十平方米的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还有不少人全程站着听课。听课的人中有卖旗袍的商户、卖桃胶的农户、开民宿的老板、当地服装企业的员工……这就是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滕头村组织的一堂产业工人网络直播技能培训课的现场。

  近年来,中国多地出台直播行业发展计划和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直播教学在中国农村同样广受关注。“通知发出去一周不到,原本首期基础普及课只打算安排30人的场地,却有五六十人来报名。”受奉化区总工会委托承办这场培训的某公司副总经理傅丹丹说。

  2017年,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金融学硕士阎琛琭进入文化传播领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当时我就认为,直播和电商一定会深度融合,孵化出全新的商业业态。”阎琛琭说。2019年,阎琛琭在北京的公司已成为一家涉足电商直播销售、主播培训、品牌形象包装等多领域的复合型企业。除了加紧与各电商平台合作,她还通过在陕西开设新公司,积极参与当地的农业产业扶贫。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参与和推广,直播生态正从多维度改变我们生活,并为社会提供更多的机遇和可能。(记者 杨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