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品

老人与海 林北水的绿色小岛梦

信息来源:厦门广播电视集团 发布时间:2014-01-27 14:19:01
老人与海 林北水的绿色小岛梦
主创人员:王亚男、陈加典、林世丰

【解  说】
中国拥有1万8千多公里的漫长海岸线,每年潮水侵蚀和台风影响,加剧了海岸的水土流失。受此影响,目前,我国海岛正以惊人的速度减少甚至消失。海岛生态保护,已成为当今社会迫在眉睫的大课题。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厦门,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有一位老人,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就默默用自己的行动,坚持在荒岛植树造林,用自己最宝贵的年华,为这个岛披上了绿衣,用21年的坚守实践着当初的诺言。
地图上,这个面积只有0.15平方公里的岛屿,名字叫做鳄鱼屿。鳄鱼屿位于厦门翔安湾东南海域,因为形状弯弯的像一条趴着的鳄鱼而得名。21年前,鳄鱼屿只是一座荒岛,鸟不生蛋。如今,已是绿树成荫,成为候鸟栖息的天堂。林北水,今年57岁,翔安区琼头村村民,人称鳄鱼屿岛主。从1990年开始,林北水承包了鳄鱼屿,之后就长期住在岛上,鳄鱼屿,也成了林北水的家。这一住,就是21年。
琼头村是翔安区著名的渔村,林北水本不必为生计发愁,出海捕鱼,或者在浅海搞渔业养殖,即便是年景不好的时候,每年也能有几万元的收入。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7年,林家横生变故。林北水的妈妈、大哥、二哥相继去世。为了让自己走出家庭的悲伤,林北水决定另谋出路。1990年,原属琼头村集体土地的鳄鱼屿开始面向村民承包,林北水便和另两名村民以每年1900元的承包费承包下来。最初,林北水3个人打算在岛上种植农作物,以换取经济回报。
【林北水】
花生,花生不结果,我们地瓜藤好长好长的,它就是只有20公分。种庄稼不行,我们养牛,整个岛就是养了20多头牛。养牛以后就是整个春季都是雨,下到牛都没有草吃,去吃带雨水的草,吃起来拉稀,拉了一个礼拜,牛一只只死掉了。
【解  说】
第二年,另外两名村民,相继落荒而逃。
【林北水】
我当时不想回去,刚要来岛上的时候,被人家下了一个结论,到鳄鱼屿是赚不到钱,折兵又损将。
【解  说】
既然种农作物老天爷不给面子,那种树总可以吧?
【林北水】
这个成活率很低啊,种了30多万株的树,现在差不多只剩下2万多株,成活率只有百分之六,基本上栽了死了又再栽,栽又再死,又再栽。就这样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解  说】
每年3至5月是种树的时节。
【林北水】
一棵树两瓢水,但是岛上没有水,要用小船去大陆上运水来浇,一天要运一趟水。
【解  说】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林北水成了全村的“异类”。林开明,翔安琼头村渔民,也是林北水琼头老家的老邻居。对林北水的执著,林开明印象非常深刻。
【林开明】
来这边没有收成的,就是没有钱赚。来这边种树,你要等树长大了再卖钱,也是不可能的。换成是我,我也不愿意来这边干。很多人劝他都没有用,他这个人很固执。
【林北水】
有的给我取了个外号叫和尚,说你整天在鳄鱼屿念山海经。有的是叫你大傻,有的直接叫你疯子,基本上什么样的人,什么类型的话都有听过。但是我基本上就是,好像没有听见的样子。
【解  说】
承包了鳄鱼屿之后,林北水就很少回家,剩下妻子吴丽娜带着两个儿子独自生活。
【吴丽娜】
孩子那时候还小,一日三餐都要借钱花。住的房子一下雨就漏水,非常的湿。后来就搬出来,搬出来后跟别人借房子住,借了两间房间住。林北水钱一直投在小岛,一次又一次栽种失败,既然都种不活为什么还要一直种。
【林北水】
我的老婆她在问我,老林老林你究竟有多少债务?我笑着跟她说,你最好还是不知道为好,因为你知道了你会伤心你会哭。她说究竟多少,我其实也没有对她说。
【解  说】
1998年以前,林北水曾经一度负债20多万元。
【林北水】
我现在脑子里面只有成功两字,如果能够成功,欠多少债我都无所谓。
【解  说】
小岛上经营,人难以胜天。1999年第14号台风正面袭击厦门,鳄鱼屿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林北水】
基本上损失差不多80%的树苗,谁能听见我的哭声,谁能看出我的苦衷?
【解  说】
那一次台风,林北水损失了700多棵树,沙滩被卷走了30多亩。
【林北水】
记得有一次内外交困的时候,我的船就是驶到东北边,就是把舵推下去,准备就是想跳下去。
【解  说】
林北水并没有动摇,又像以往无数次一样,重新开始栽树。1999年,10年的承包期结束后,林北水索性又继续签了20年的承包合同。
【林北水】
就是你放弃等于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你如果能够坚持下来,坚持到最后的五分钟,还能达到胜利的顶端,你回去就是算失败了。
【解  说】
林大声,今年28岁,是林北水的长子。2008年,他偷偷辞掉厦门岛内的工作,跑回到岛上,打算与爸爸一起经营小岛。儿子的加入,林北水的心里并不大高兴。
【林北水】
当时他把工作辞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不干,差点被我打,我当时好凶。
【解  说】
然而,对于这座岛屿,林大声也有自己的看法。
【林大声】
我觉得我父亲是习惯于一个人单打独斗,他的做法相对是比较传统的。
【林北水】
回来他主要的发展目的是发展红树林。
【林大声】
红树林在种植的同时,我们也在做生态旅游的工作。
【林北水】
种一亩红树林要一万多块,代价太高了。
【解  说】
尽管父子俩对如何经营岛屿意见不一,但在如何保护岛屿的问题上,林大声也给林北水带来了希望。2008年,林大声通过网络联络上了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在专业组织的指导下,开始在岛上大量种植红树林。
【林北水】
红树林种起来会,第一,会保护海岸免受海水的冲刷,第一个理念就是受到了我的信服,我当时主要能够保护这个岛屿减少冲刷,这是我心中的一个心病。
【解  说】
鳄鱼屿的红树林主要集中在岛屿东侧,现在已经有60多亩的种植面积。然而,即使这样的环境,红树林的生长也并不顺利。
【林北水】
这个已经种5年了,才这么大。再5年差不多这么大。如果再种5年,能够有这么大就好了。
【解  说】
红树林是鱼、虾、螃蟹青睐的栖息地,林北水干活间隙随手就能捞上几只来,按50元一斤,每次能卖个近百来块。虽然不是每天都有,但这已经成为林北水平日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随着岛上的绿树越来越多,林北水最初种植农作物获得经济收入的想法,变得渐渐模糊。
【林北水】
绿化、果树、丰丰林、建设起来,在这里安安静静度个晚年,那该多好啊! 
【解  说】
眼看着自己的年纪一年比一年大,林北水一边得跟时间赛跑,一边还得跟政策赛跑。这些天,林北水反复拿着当年跟村里签订的承包合同,一遍又一遍的看。林北水从新闻里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有企业拟在鳄鱼屿建生态旅游酒店及高端度假会所,并在岛屿附近打造一座人工岛,据报道,此项目目前正接受有关部门环保评估。鳄鱼屿的开发计划最终能否被通过,林北水和林大声不得而知。但是面对未来,林北水已做好了准备。虽然他不知道人生究竟还有几个10年可以重新来过,但他知道,只要还在岛上一天,就要尽全力,守护,这一片绿,守护,这一片家园。
【林北水】
从包这个小岛种树,还没有拿一分钱回去。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值得与否,主要看你给社会留点什么,给下一代留点什么,这就足够了。
主题曲:《春歌》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该作品获得2011年度厦门市广播电视新闻奖·电视类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