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品

山水合壁

信息来源:厦门广播电视集团 发布时间:2014-01-27 13:51:18
山水合壁
主创人员:彭军、伟峰、赵琼、付伟、宋康

第一节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宋康,这里是行走两岸,两岸旅途,由此开始。一幕山水,演绎江南秀色;一幅传奇的山水画,勾勒出丹青背后的传奇故事。我们今天就陪伴您循着一幅《富春山居图》,感怀一图分隔两岸一甲子的遗憾,共叙“富春山居” 庚寅山水合壁的精彩。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传世代表作,描绘了富春江两岸山光水色的初秋景像,被誉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这幅传世珍品,经过数百年传奇的辗转沉浮,经历了书画被盗卖,真迹险被殉葬,一图分隔两岸曲折命运。画的前段《剩山图》保存在位于大陆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而后段《无用师卷》在1948年底被运到台湾后,一直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2010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温家宝在回答台湾记者提问时,谈到《富春山居图》一画分存两岸的现状。温家宝表示说,“我希望两幅画什么时候能合成一幅画”,发出了“画是如此,人何以堪”的感叹。这番话引起两岸同胞的共鸣,也激起了世人对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浓厚兴趣。
黄公望是怎样的一位画者;《富春山居图》有怎样的传奇故事;传世名画为何会一分为二;一幅山水丹青,又怎样临摹两岸故事?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决定首先去探访位于大陆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
浙江省博物馆旧馆址的一部分,是中国古代江南著名的藏书楼文澜阁。馆舍建筑以富有江南地域特色的楼阁为外观,园子中连廊相结,楼阁亭榭掩映于西湖的湖光山色之间。《富春山居图》的前段《剩山图》就珍藏在这里。我们走进博物院,和一位普通的管理员萧玉琴女士聊了起来,萧女士说,不用问,你们此行的目的,一定是为“浙江省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富春山居图》而来。

采访:萧玉琴谈珍藏
“富春山居图啊,就这张图啊,是不是。它就是一半嘛,只有,它一半在台湾嘛,我们这里只有一半。而且中间也少一段好像是。那个时候烧掉,烧的时候抢出来。看得人很多的。那个时候是十件镇馆之宝嘛。那个时候是。看得人很多的。那现在来问的人也很多的。想来看,就是现在他们台湾人,特地来看这个。”
展馆的人潮川流不息,一幅《富春山居图》《剩山图》铺展在人们面前,尽管只是开首的一段,但古画中好一派别致的江南风景:富春江两岸峰峦坡石,似秋初景色,树木苍苍,疏密有致地生于山间江畔,村落、平坡、亭台、渔舟、小桥等散落其间,而这些景色都用水墨来表达,隽永而写意。观这好似瞬间被拉进了时光的长廊,穿越到了元朝黄公望隐居的那年。
元代画家黄公望,字子久,号一峰。他是江苏常熟人,曾经当过浙西廉访司的书吏,一直觉得自己的抱负无法施展。后来大约是45岁左右时,他终于在一个叫做张闾的官员手下成为了幕僚。没曾想,不久后张闾就犯了官司,而黄公望也因此遭到诬陷,蒙冤入狱。出狱后,他便不再问世事,遂放浪形骸,游走于江湖,自称为“大痴道人”。他开始以卖卜为生,长期浪迹山川,也从这时开始,对江河山川发生了兴趣。他醉心于朝暮变幻的奇丽景色,得之于心,运之于笔。他的一些山水画素材,就来自于这些山林胜处。黄公望观察山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有时终日在山中静坐,废寝忘食。 

(歌曲《梦江南》)
山水让人心灵开阔,到了黄公望72岁的时候,他决定要画一幅描绘他所隐居的江南富春江景色的图画传世。从此,他每日游历富春江两岸,身上总是带着皮囊,内置画具,每见山中胜景,必取具展纸,摹写下来。这图描写富春江两岸秋景,笔法上取五代、南北宋,但又自出新意,丛树平林多用横点,林峦浑秀,似平而实奇,整个画面,似融有一种仙风道骨之神韵。这便是《富春山居图》。研究中国古画的专家,北京故宫的副研究员曾君女士,向我们介绍了这幅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无可取代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是承前启后的标志:
采访:曾君谈图
元代的绘画,对明清的绘画有特别大的影响。在元代绘画里面,黄公望又是首屈一指的。在黄公望的作品里面,这个富春山居图又是最好的,他说,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好比是王羲之的兰亭序,书法里的兰亭序。
经过了七年时间,黄公望终于在富春江畔的“小洞天”完成了《富春山居图》。画作完成后,在公元1350年,黄公望将此画送给了好友无用师和尚,不久后,黄公望便驾鹤西去。无用师和尚是《富春山居图》的第一位藏主。而《富春山居图》也从此开始了它在人世间六百多年的坎坷历程。
相传,无用师和尚在看到此画之初,就曾因为画实在太好,而担心会有人来抢画,他曾说“顾虑有巧取豪夺者”。不幸被他言中,明代成化年间的著名书画家、收藏家沈周藏此图时便遭遇“巧取”者。当时,沈周请人在此图上题字,却被这人儿子藏匿而失。后来此图又出现在市上高价出售,敦厚的沈周既难于计较又无力购买,只好根据自己记忆中印象,画了一卷背临版的《富春山居图》,以慰情思。而《富春山居图》真迹从此失藏。
相传,《富春山居图》后来又辗转在多位收藏者手中。但真正现世,已经是到了清朝顺治年间。当时,宜兴收藏家吴洪裕得了它。吴洪裕,字问卿,他对山水画非常钟爱,而对《富春山居图》更是珍爱至极。世人也许没有想到,这种“珍爱”最终却给《富春山居图》一场灾难,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在清朝顺治七年也就是公元1650年,江南宜兴吴府,卧病在床的吴洪裕到了弥留之际,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家人明白了:“老爷临死前还念念不忘那幅心爱的山水画。”有人取出画,展开在他面前,吴洪裕的眼角滚落出两行浑浊的泪,半晌,才吃力地吐出一个字:烧。说完,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老爷这是要焚画殉葬呀!要被烧掉的画就是国宝文物《富春山居图》。 因为太珍爱此卷了,所以嘱家人准备把它付之一炬“焚以为殉”用来殉葬。这幅在吴府里已经传承了三代人,被吴家老少视为传家宝的《富春山居图》,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丢入火中,火苗一闪,画被点燃了!   
就在传世名画即将付之一炬的危急时刻,从人群里猛地窜出一个人,抓住火中的画用力一甩,愣是把画抢救了出来。这个人就是吴洪裕的侄子,名字叫吴静庵。为了掩人耳目,他又往火中投入了另外一幅画,用偷梁换柱的办法,救出了《富春山居图》。画虽然被救下来了,却在中间烧出几个连珠洞,断为一大一小两段,此画起首一段已烧去,所幸存者,也是火痕斑斑了。两年后,也就是公元1652年,吴家子弟吴寄谷得到后,将《富春山居图》被烧焦部分细心揭下,重新接拼,居然发现正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几乎看不出是经剪裁后拼接而成的。于是,人们就把这一部分称做《剩山图》。而保留了原画主体内容的另外一段,在装裱时为掩盖火烧痕迹,特意将原本位于画尾的董其昌题跋切割下来放在画首,后人称为《无用师卷》。从此,稀世国宝《富春山居图》被分割成长短两部分,身首各异。
(歌曲周杰伦《兰亭序》)

第二节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宋康,这里是行走两岸。《富春山居图》辗转传奇,它的起伏,也反衬了时代的变迁。黄公望画《富春山居图》于元朝,吴洪裕毁《富春山居图》于清朝,而《富春山居图》最知名的藏家,却应该说是乾隆皇帝。
乾隆皇帝收藏《富春山居图》,却闹出了一个笑话。乾隆皇帝酷爱书法字画,1745年,一幅《富春山居图》被征入宫,乾隆皇帝见到后爱不释手,把它珍藏在身边,不时取出来欣赏,并且在6米长卷的留白处赋诗题词,加盖玉玺。没想到,第二年,也就是1746年,市面上又出现了另外一幅《富春山居图》。皇帝这下傻了眼,两幅《富春山居图》,一幅是真,一幅是假,可是两幅画实在是太像了,真假难分。   
其实,此前乾隆第一次得到了那一卷《富春山居图》,是一幅最著名的假《富春山居图》,后世称之为“子明卷”。“子明卷”是明末的文人按《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临摹出来的。卖画的人为牟利,将原临摹者的题款去掉,伪造了黄公望题款,这一切都把乾隆帝蒙骗了。
事实上子明卷仿制的漏洞并不难发现。元代书画上作者题款都是在绘画内容之后,而子明卷却将作者题款放在了画面上方的空白处,这明显不符合元代书画的特点。实际上,是因为乾隆皇帝的书画鉴赏水平有限,并不足以看出这些漏洞。这卷后人仿造的《富春山居图》子明卷不但被他视为珍宝时时带在身边,对此画大加叹赏,屡屡题赞,甚为喜欢。即使真迹无用师卷的出现,也没让他推翻自己的错误判断。他一边坚定地宣布无用师卷是赝品,一边又以不菲的价格将这幅所谓的赝品买下。理由是,这幅画虽不是真迹,但画得还不错。为此,乾隆皇帝还特意请大臣来,在两卷《富春山居图》上题跋留念。来观画的大臣无一例外地歌颂了皇帝热爱艺术、不拘泥真伪的广阔胸怀,可谁也不敢点破,哪幅画才是真迹。想来,让人忍俊不禁!
不管乾隆帝的鉴定结论何等荒谬,但起码《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真迹确实从此进入宫廷,得以在乾清宫里静静地存放了近200年。后来,抗战时期,故宫重要文物南迁,万余箱的珍贵文物分批先运抵上海,后又运至南京,最后又辗转到了台湾。而今,这真伪两卷《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都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共同见证着中国书画收藏史上的一段笑谈。

为了看到《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真迹,我们来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我们的老朋友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公鑫女士更是说,台北故宫因为能收藏到《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而感到荣幸,因为这是一幅有故事的画。

采访:周公鑫谈分两段
“在我们收藏里面,就是他的故事性非常强的一幅作品。那么黄公望本身在元代画家文人画里面是居首位的,那富春山居更是这个名品中的名品。那在清朝顺治年间,这件东西,因为吴洪裕这位收藏家非常爱他,非常喜欢他,所以在他弥留的时候,曾经嘱咐他的儿子,要陪葬,那这件东西在他过世要入藏前,就正在烧的时候,就被他的侄子给抢救下来了。那这件东西从此就分为两个地方收藏。那十二分之十的部分,后来乾隆皇帝买了。那就在我们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面十二分之一的这个部分剩山图,一直都在江南流传。目前是在浙江省博物馆。”
我们欣赏着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真迹,心里却惦记着周公鑫女士提到的《剩山图》。一幅画,分两段,有了不同的传奇命运。重新装裱后的《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一直流落民间,辗转于不少民间收藏家之手,长期湮没无闻。一直到抗日战争时期,才被近代著名画家吴湖帆所得。画家吴湖帆曾用古铜器商彝与人换得《剩山图》残卷,十分珍惜,甚至从此自称其居为“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 当时在浙江省博物馆供职的艺术大师沙孟海得此消息,心情颇不平静。他想,这件国宝在民间辗转流传,因受条件限制,保存不易,只有国家收藏,才是万全之策。于是数次去上海与吴湖帆商洽。晓以大义。吴湖帆得此名画,本无意转让。但沙先生并不灰心,仍不断往来沪杭之间,又请出钱镜塘、谢椎柳等名家从中周旋。吴湖帆最终被沙老的至诚之心感动,终于同意割爱。1956年,画的前段来到浙江博物馆 。成为浙江博物馆“镇馆之宝”。
(歌曲《江南雨》)

一幅画,分两段,远隔海峡两岸。《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与《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何时才能合壁。人的分离,相思无法承担;一幅画生生分隔两段,更让人唏嘘不忍。虽然上世纪中叶,两段的真迹都已经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名画山水,隔着浅浅的海峡却不能合璧,温家宝才发出了“画是如此,人何以堪”的感叹。
此言一出,情动两岸,在海峡水暖,互动频繁的前提下,是否有可能推动《富春山居图》合璧呢?两岸的两幅画能够合二为一展出该多好呀!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处长何传馨先生告诉我们,多年前两岸有关人士也曾有过这样的呼声。
采访:何传馨谈多年
“2008年的时候,在周功鑫院长一次聚会里面,跟刘长乐总裁,凤凰卫视刘长乐总裁,他提议,建议做这个合璧的展览,周院长她从教育推广,还有从这个介绍这个名画的这个立场来看,她非常支持这个构想,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积极地跟浙江博物馆谈借展的这个事宜。”
何传馨先生提到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先生为了推动“山水合璧”,奔走海峡两岸。其实刘长乐与《富春山居图》还有一段佚闻。据说是当年一场高尔夫球引发了刘长乐先生对《富春山居图》的关注。当时他在富春江边的一个高尔夫球场打球,从场主口中得知该球场的第九个洞为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绘画背景,引起了刘长乐对此画的兴趣,《富春山居图》的传奇故事,及在两岸有强烈象征意义的预示性,刘长乐的“合璧”构想油然而起,并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
从此,刘长乐开始奔走浙江、台北。谁都知道“合璧”是两岸功德无量的大事,但基于政治、司法等多种考虑,将撕裂的《富春山居图》跨越海峡“合璧”谈何容易。合壁,能成功吗?
(歌曲     巫启贤--《团圆》 )

第三节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宋康,这里是行走两岸。一幅《富春山居图》,牵动两岸情感。在两岸共同推动下,两岸于2011年初,有关方面终于达成协议,浙江省博物馆同意向台北故宫博物院出借《富春山居图·剩山图》。这也意味着,《富春山居图》跨越海峡的合璧即将实现。消息传来,感动八方。
2011年2月27日,温家宝在回答网友问题时,再次提到《富春山居图》。他的话再次引起了两岸的共鸣。他说,“现在听说《富春山居图》就要合璧展出,这时我默默地在念着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采访:温家宝原声)
“我能想到,我去年记者招待会,讲了五百年前,中国十大山水名画,富春山的坎坷和艰难的经历,引起了两岸人民的共鸣。现在我听说,富春山居图就要合璧展出了,这时我默默地在念着一句话,叫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现在想什么呢,两岸是同一个血统,是同一种文明,根脉相连,五千年的历史把我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两岸的血浓于水的情感,两岸文化界对艺术梦想的执着,终于让梦想成真。2011年5月11日浙江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富春山居图》前半段《剩山图》赴台启运仪式终于隆重举行。《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在浙江省博物馆点交启运,经由北京后赴台,于6月1日在“山水合壁――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上,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联合展出。这将是该画作两部分在分别360年后首次实现合璧。
据介绍,展览将分两期进行。第一期从6月1日至7月31日,除了展出《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外,还包括“黄公望书画珍迹”、“《富春山居图》临仿本”、“黄公望的师承与交游”等单元;第二期从8月2日至9月25日,展出“明清时期黄公望的影响”等单元,呈现《富春山居图》在中国文人画传统中承先启后的艺术成就。
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公鑫女士兴奋的向我们介绍起了展览的全部构想:
(采访:周公鑫谈特展)
“这个是现在大家都正在期待的展览哈,目前这个展览因为我们也知道这个是对于这个黄公望以及这个富春山居图有着深入的了解,所以我们也借了,除了浙江省博物馆这个很重要的剩山图之外,我们还向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以及上海博物馆还有就是云南博物馆,借了一共有30件,这个展览一共有三十几件,这个关于黄公望的诗成,黄公望自己本身的作品以及他的影响,是一个很值得看的一个展览。”
周公鑫女士说,《富春山居图》山水合璧,只是一个传奇。也许《富春山居图》本身就真是神奇。因为,说来很是巧合,660年前黄公望作画那年,公元1350年是农历庚寅年。《富春山居图》被烧毁的那年公元1650年也是农历庚寅年。到了2010年温家宝总理讲到这幅画,使之再次声名鹊起,还是农历庚寅年。因此可以说,《富春山居图》始于庚寅、毁于庚寅,再次出名于庚寅。
中国历史名画、元代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近百年的流传中被分为两段,分别藏于浙江和台北。《富春山居图》山水合壁,不仅再现了黄公望画作风格的影响,也接上了历史的记忆和两岸悲欢离合60多年的文化裂口,“山居两岸”,终于梦圆。
(歌曲  张靓颖  费玉清--《山水合壁》)

一幅被火烧成两段并分藏两岸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和《富春山居图·剩山图》,经两岸三地文化人的努力,终在时隔约360年后合璧。2011年,6月1日,台北故宫。“山水合壁――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终于重现黄公望旷世杰作的原貌,也实现了温家宝的夙愿,被视为两岸文化交流一大盛事。
此次展览的策划人之一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处长何传馨向我们介绍说,其实展览共分为两期。而大家最期待的就是合璧后的《富春山居图》,他还向我们介绍了合壁展出的方式。据说,一开始为了安全考虑,准备将两段单独装裱,放入两个展柜合在一起展览,但对观众来说,展柜的隔离无疑是一大遗憾,何先生说他们想了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采访:何传馨谈同柜展出) 
“是这样子,就是这幅画因为过去我们有些艺术史,了解这个绘画史的人,都知道有一段剩山图,在这个浙江博物馆,那这个后面这一段比较长,我们这个部分无用师卷呢在我们故宫博物院收藏。但是呢一直没有机会把两幅画摆在一起。这一次是头一次,第一次在这个同一个展柜里面把两幅画摆在一起。那当然现在因为剩山图呢后面表了比较长的题跋,那站出来的时候呢,把后面的题跋也展出来,所以呢跟这个无用师卷起头的部分摆的时候还是隔的比较远。但是呢,就是在同一个柜里展出来了,原画和在一起。”
除了同柜展出之外,台北故宫还做了许多的准备,何传馨先生介绍说,此次特展在台北故宫2楼西侧的210展室展出。展柜的温度控制在20℃-24℃之间,湿度也严格控制在58%-63%,为的就是让这些古画能在最佳的状态下供民众参观。
    何传馨先生说,即使是用同柜展出,两张作品还是会间隔着一段距离。他们又使用高科技方式,来复制《富春山居图》合体画,让民众看到原先整幅画的样貌。
(采访:何传馨谈科技模拟)
“为了让观众更清楚的看到就是原来的第一段这个剩山图跟后面的情况呢,我们也做了放大的这个收缩图。所以对我来讲这是一个学艺术史的人呢对于绘画的这个是第一次的摆在一起,那当然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
何传馨先生还说,为了这次《富春山居图》在台北的合璧,台北故宫方面也在安保上下了大功夫,不仅为画作购买了巨额保险,在运输安保方面采取系列措施。据介绍,台北故宫的安全设备包括监控系统、防爆装置、感应割碎玻璃的碎音装置、红外线侦测系统,为的就是让旷世名画《富春山居图》合璧万无一失。
是的,《富春山居图》的山水合璧,不仅是一幅画的传奇合一,更是接上文化裂口的一次温暖之旅。《富春山居图》在中国绘画史上是一个里程碑的作品。时代的无奈,也许曾撕裂了一些东西,但最终人们可以靠着爱把撕裂的东西弥合。
感谢您与我们一起共赏《富春山居图》山水合璧,今天的两岸旅途到这里就要暂告一个段落。我们从台湾乘直航航班返回大陆,忽回想这次探访《富春山居图》山水合璧之旅。“一图分隔两岸”这是历史苦难的缩影。“未去先愁别后思,百年何地更深知”,合壁展出后,无用师卷仍在台北故宫,剩山图归于浙江博物馆,重逢又在何日?
(歌曲:纪晓君--《爱延续》)



【该作品获得2011年度厦门市广播电视新闻奖·广播类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