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台海

深重的邪恶与被颠倒的是非

信息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发布时间:2020-05-12 16:50:44

——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三

  2019年,香港在国际金融危机所致衰退后首次出现负增长,约一半的主要服务业营收剧烈下滑,其中住宿服务业、零售业同比分别下跌14.3%和11.1%,来访旅客人次大幅下降,零售、住宿、餐饮行业的失业率高位运行。

  始于这一年夏天的修例风波,重挫香港经济民生。至今“黑色暴力”阴魂未散,“东方之珠”仍未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局面。

  移花接木: 将修例标签化

  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本是因应一起发生在台湾的香港居民杀人案件,是为弥补现有法制缺陷、避免香港成为罪犯藏身之所的必要作为。修例不仅是建立地区间司法协助关系的适时之举,也是维护香港法治、巩固提升香港良好法治形象的正确选择。

  然而,修例建议甫一提出,香港的反中乱港势力便开始铺谋定计。他们上下其手、移花接木,策划出一波又一波反修例的“暗黑行动”。

  在“脸书”“连登”等社交媒体上,有人大量散播不实文宣品,危言耸听。一份反修例的“懒人包”简单粗暴地断言,“一旦被内地视为逃犯,绝大机会将被移交”;一则题为《逃犯条例三部曲之砧板上》的短片,编造了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荒谬故事:猪肉贩坚叔与另一名肉贩产生矛盾,那名肉贩的内地公安朋友为坚叔罗织罪名,诬陷他涉嫌在内地伪造文件,将坚叔押至内地受审,最后以威胁等手段逼迫坚叔认罪。

  经过如此这般指鹿为马,一个荒谬的标签——“送中”——出现了,反中乱港势力诬指特区政府修例是“将香港居民随意送至内地受审”。与之相应的,“反送中”则成为极具煽动性和蛊惑性的口号。

  “守护香港大联盟”召集人、香港律师黄英豪一针见血地指出,“反送中”就是一个假议题。“每天都有数十万市民进出内地,又有谁无缘无故被内地抓走呢?”

  造谣栽赃: 将警队污名化

  修例风波发生后,香港警队一直以专业、理性、克制的手法应对暴徒违法犯罪活动,赢得社会广泛赞誉。在此过程中,警队付出了巨大牺牲。截至今年1月初,香港警察已有近600人在执法活动中负伤。

  香港警队成为维护法治与社会秩序的中流砥柱,也因此被反中乱港势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惜无底线造谣栽赃、大肆抹黑和污名化。杀人、奸污、虐待……一连串凭空捏造的“指控”被扣到香港警察头上。反中乱港势力目的只有一个——污损香港警队良好的社会声誉,摧毁警队依法维持社会秩序的坚定决心,为其扰乱香港、大搞“港独”清除一块绊脚石。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刘炳章所言:“反中乱港分子极尽造谣栽赃之能事,频频抹黑污名专业水平一流的香港警察。”几乎每次反修例游行,“黑警”“8·31打死人”“强奸犯”都是必喊口号。每到一些时间节点,所谓“祭奠”“纪念游行”等轮番上演,谣言在重复中被不断强化。

  “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指控,诋毁和侮辱警务人员,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指出,这些所作所为旨在制造社会分裂及散播仇恨,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粉饰邪恶: 将犯罪“崇高化”

  暴徒无视法律滥用私刑、肆意围殴虐打持不同政见市民,却将之轻描淡写为“私了”,“不惊动警方”。去年10月6日,香港艺人马蹄露因拍摄暴徒的破坏行为,被蒙面人士殴打至头破血流;11月2日晚,多名蒙面暴徒在旺角围殴一名市民,直到他倒地无法动弹后,还扯去其上衣、长裤及内裤“示众”;11月11日,马鞍山一处过街天桥上,一名市民斥责暴徒堵路破坏,被暴徒淋浇易燃液体点燃烧至重伤;11月13日,暴徒以暴力阻挠市民上班,扔出的砖头击中70岁的清洁工罗长清,令其不幸身亡……

  针对普通市民的桩桩暴行令人发指,但反中乱港头面人物却极力将其“英雄化”“浪漫化”。梁家杰宣称“暴力有时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杨岳桥鼓吹“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刘颕匡等人叫嚣“反抗暴政,为子孙留下美好家园”。

  被包装成所谓“保卫战”的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的校园暴乱,成为香港教育史上的可耻一页。去年11月11日起,部分暴徒占领中大校园,筑起防线与警方对垒,以汽油弹、石块、砖头、自制投石机及弓箭等攻击警方。几乎同一时间,另一部分暴徒进入香港理工大学与警方暴力对峙,焚毁理工大学附近行人天桥,发射的弓箭几乎射穿警察小腿,警方执法车辆也被汽油弹大火吞没。

  无论反中乱港势力如何费尽心机美化暴力,也无法掩盖其违法犯罪的本质。修例风波以来,香港警方已依法拘捕超过7000人。今年4月18日,警方拘捕了包括黎智英、李柱铭、何俊仁、区诺轩等在内的15人,罪名包括涉嫌组织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等。

  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义正词严地指出,在香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人可以凌驾法律或犯了法而不需面对后果。如果有证据显示任何人犯法,无论是什么身份或背景,都要面对法律制裁。

  据新华社香港5月9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