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台海

当青年被绑上暴力战车

信息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发布时间:2020-05-12 16:44:35

——香港修例风波回望之二

  新华社香港5月8日电 回看2019年严重冲击香港社会的修例风波,一组数字最令人痛惜:截至今年3月初,在参与暴乱被拘捕的7700多人中,学生占四成,当中逾半是大学生;18岁以下涉嫌刑事毁坏的被捕人士去年6至7月占整体5%,至今年1月已逾50%。

  这些年轻人,是如何被绑架在失控的战车上冲向悬崖?虚幻的激情之后,有谁为他们被蹉跎的年华负责?在人生最需要正确引导的阶段,他们遭遇了什么?

  扭曲的教育

  在修例风波中,青少年是最为狂热的一群。他们肆意纵火破坏、打砸店铺、毁坏公共设施、投掷汽油弹、攻击警察及市民。但荒谬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被警方依法处置后,有学校不但没有批评他们的违法暴力行为,反而发声明指责“警察违规及越权的暴力”。

  香港教师中不乏煽暴、纵暴者。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介绍,香港中小学校有6万多名教师,其中不乏一些思想比较激进的教师。他们利用讲台进行政治宣传,蛊惑部分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走上街头。

  作为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香港“教协”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所把持。该组织头目叶建源曾经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将其美化为“有主见、有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

  “如果说香港的教育‘病’了,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撰文说。

  通识教育在回归后成为香港高考必考科目,却变为香港无良教师错误引导青年学生的平台。随手翻阅一些通识教育教材,赫然见到的是攻击“一国两制”、美化非法“占中”、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有些教师自主编写的通识科教材,已经成为事实上的政治文宣品。2000年起,中国历史科曾长时间不再是香港学校的必修科,许多香港青年在模糊了历史根脉、淡忘了历史兴替的课程框架里长大。

  煽暴的网络

  在修例风波中,香港一些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沦为滋生暴徒的温床、教唆暴行的课堂,成为最大的乱港祸源。香港青年协会一项调查发现,近九成香港青年拥有智能手机。以Facebook(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成为香港青年最常使用平台,接近一半香港青年以此作为获取公共事务信息的最主要来源。

  在香港推特、脸书、优兔等社交平台上,谣言谎话满天飞。“警察性侵被捕女子”“警察卧底扔燃烧弹”……网络谣言将部分不明就里的年轻人推进莫名的“复仇”情绪中,失去了理性思考和独立判断。即使警方及相关部门拿出证据,煽暴分子仍在网上继续传谣。

  恶意的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是煽动暴力、激发仇恨的常用手段。8月间,一张图片显示,一家人在沙田新城市广场被防暴警察追打。而警方视频却清楚显示,警察是在护送他们到安全地方。那家人后来公开感谢警方对他们的保护。

  暴力教唆在网络上不以为怪,甚至激变出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暴恐教学。以“连登”网上讨论区和“电报”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已成为“黑色恐怖”的策源地和指挥所、暴行教唆大本营。

  登录这两个网络平台,煽暴帖文扑面而来。想要自制攻击性武器并正确使用吗?这里有图文或视频教程,“手把手”教你如何制作并使用燃烧弹、烟雾弹、简易炸弹、腐蚀性液体弹。此外还有“打狗棍”、弓箭、改装弹弓……

  黑手、“明星”与“炮灰”

  在始于2019年6月的修例风波中,与黄之锋一道成为反中乱港“急先锋”的“明星级”人物,还有岑子杰、刘颕匡、陈浩天、区诺轩……在媒体的镜头和麦克风前,他们声嘶力竭地鼓动煽惑。这些暴力“急先锋”身后,是另外一串罪恶的名字:被称作“叛国乱港四人帮”的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以及其他反对派阵营的头面人物。

  这些幕后操纵者勾连外部势力,极力将黄之锋之流树为标杆,通过他们向香港青少年灌输“违法达义”“公民抗命”等概念。

  去年11月,包括一些学生在内的黑衣暴徒占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他们占据桥梁向交通要道投掷物品,朝警方投掷汽油弹,把校园当作“战场”,香港中文大学甚至被社会称为“暴大”。

  为将香港青年牢牢绑架在失速的战车上,反中乱港势力诱骗年轻人“留案底令人生变得更精彩”,唆使他们冲击警方。

  201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在香港荃湾,大批暴徒大肆袭击警务人员。现场视频显示,一名戴蓝色手套、手持盾牌的暴徒,挥舞手中铁棒疯狂击打警务人员,警员被迫开枪击伤了他。这名中枪者只有18岁。

  反中乱港势力教唆年轻人当“义士”“烈士”,千方百计制造流血事件。这名18岁的中学生就这样成了“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