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不成,何以家为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原标题:解放不成,何以家为

在浙江省杭州市钱塘江大桥北端西侧,有一处占地17.4亩的展馆——杭州革命烈士纪念馆。纪念馆的广场上矗立着9米高的蔡永祥雕塑和22米长的毛泽东主席语录牌“为有牺牲多壮烈,敢教日月换新天”。这里,共收藏了为保卫人民的幸福而不惜牺牲青春、抛洒热血的2500多位英烈的事迹。

近日,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来到杭州革命烈士纪念馆,近距离感受英烈铮铮铁骨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在战争时期,革命烈士镌刻在给母亲的红色家书中的革命精神。

“我并不稀罕个人的‘名’和‘利’”

“全忠不能全孝”,这是历来的忠臣义士的名言。母亲!请原谅我不能如你的愿,让我自己去做封建社会下的牺牲品。

1914年,孙晓梅出生在浙江富阳龙门村的书香门第。在母亲的教导下,她自幼与男孩一起到学校读书。这为她日后走上革命道路打下了基础。1930年到1937年间,她到多所小学任教。期间,受进步刊物影响,孙晓梅反封建意识渐增,并倾向革命。她主张男女平等,曾带领本族女学生闯进祠堂,反对妇女不能参加祭祀的封建族规。

“七七事变”激发了孙晓梅抗日救国的热情,1938年,受堂弟影响,她说服母亲,带领几名进步青年,化装成投亲的难民,步行到安徽,参加了新四军。

1941年,孙晓梅被调到长江工委,主要任务是打通长江南北两岸的联系通道。她胆大心细,时而扮作农村妇女,时而装成小商小贩,穿越封锁线,出入敌占区,递送文件,联络工作,有时还护送来往的干部或购买的军用物资,每次都能出色完成任务。她果断、泼辣和无畏的工作作风,深受人们钦佩,不少和她一起工作的人,都称她“女中丈夫”。

1941年1月“皖南事变”,新四军被国民党反动派诬陷为叛军。远在家乡的母亲给孙晓梅寄来了第一封加急信,告诫她不要被“坏人”利用,早日回家本分生活。对于母亲的误解,孙晓梅在给母亲的回信中,这样写道:

母亲大人:

我是一个有理智和勇气的青年,我不会被人家利用和愚弄。我有我的人生目标、理想前途,决不会让自己盲目地陷入黑暗的深渊里去。……我所要的“名”和“利”,是大众需要的“名”和“利”,我并不稀罕个人的“名”和“利”。我们除了为大众谋福利而奋斗外,个人利益,本来就是放在后面的。“全忠不能全孝”,这是历来的忠臣义士的名言。母亲!请原谅我不能如你的愿,让我自己去做封建社会下的牺牲品。

女儿 陈云叩上

当时在苏南地区做地下工作,“陈云”是孙晓梅的化名。这封信,阐明了她的理想信念。而且她在信中还做了一个“绝情”的决定,取消回家探亲的计划,坚守在抗日第一线。

1943年5月初的一天晚上,孙晓梅完成护送干部北渡长江的任务,返回途中,由于叛徒的出卖,被日本宪兵队特工逮捕。

日军设宴“招待”她,企图软化诱降,孙晓梅拍案而起,掀翻酒席,大骂日军。日本人恼羞成怒,不久,她被押到南京龙潭老虎山坳,被剐掉乳房,遭受残酷拷打。但孙晓梅始终坚贞不屈,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29岁。

“二十年华运握帷,文精武壮女中魁。昔日洒下一腔血,今朝腾起千枝梅。”这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在1984年6月为纪念孙晓梅烈士而作的一首诗。

不能做家庭和金钱的奴隶

我们怎能抛弃自己的意志,去做那锱铢必较孳孳逐利的事情呢?私心自测,人类解放不成,何以家为。

在杭州革命烈士纪念馆内,记者还看到了烈士李临光留给母亲的一封“离家”信。

李临光原名谢仲怀,1907年生于上海,家中殷实。16岁上大学后,在学校地下党、团组织以及进步刊物的影响下,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从事学生运动。辍学离校后,化名李临光,为避免父母阻拦他革命,与家里断了联系。

1927年,“4·12”反革命政变后不久,李临光被捕。由于在他身上抓不到什么证据,在党组织和家庭的营救下,花了一千元白洋,关了三个月,他被放了出来。

牢狱生活使李临光的身体严重受损。此时,党的处境也十分艰难,决定让李临光回家疗养。母亲泪流满面地告诉他:“为了救你,已经倾家荡产,你不要再去做危险的事了。我已为你筹划好,到南洋去找父亲的至亲好友,过平安的日子吧。”病愈后,就在母亲为他忙碌细心地准备前往南洋的前一晚,他悄悄出走,给母亲留下一封信:

母亲:

我们离开家并不是不要母亲,而是因为我们实在不能做家庭的奴隶,更不能做金钱的奴隶。我们怎能抛弃自己的意志,去做那锱铢必较孳孳逐利的事情呢?私心自测,人类解放不成,何以家为。我们这次出走后,将重新过革命者的清苦生活。这种生活,虽不安逸但精神上却十二万分快乐。在革命队伍中,我们虽吃粗茶淡饭,但我们觉得这比家中的山珍海味好吃得多。我们离家后,虽得不到你的爱抚,但可以得到千千万万工人们的爱抚和照顾。一切请你放心。

仲怀 婉贞 留

留下这封“离家”信,李临光与母亲告别,偕同妻子蒋婉贞继续革命。1928年,团中央派李临光来到杭州,整顿发展基层组织。次年7月30日,因叛徒出卖第二次被捕,囚禁于国民党浙江反省院。因秘密领导难友斗争被发觉,转囚于国民党浙江陆军监狱。1930年8月27日,李临光在狱中英勇就义。牺牲前,他将衣物连同近视眼镜分赠难友,只穿一条短裤,昂首挺胸走向刑场。

“命乎运乎?我不能解”

男午夜扪心自问,天良未泯,爱国无罪,今身在缧绁之中,固不知有何过之可悔……大丈夫头可断,志不可屈也。

不同于孙晓梅、李临光写与母亲信中的家国情怀和革命斗争精神,烈士邹子侃写给母亲的明信片上,展现了一个青年与母亲间温情的一面。正如一首歌里唱的:“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跟爸爸谈谈。”邹子侃就是这样。

母亲,现在,我告诉你,你的扇子我已收着的,勿念。母亲,我的身体,真是出乎意料之外,脚气、脑,甚至现在的吐血,唉!命乎运乎?我不能解。这次父亲来时,曾给我些钱,但是现在金贵银贱,西药非常的贵。

在与母亲的信中,他念叨着身体的不适,但在狱中写与父亲的信中,又彰显出匹夫有责的男儿气概。

1927年“4·12”反革命政变后,邹子侃在杭州笕桥秘密从事农民运动。同年11月被捕,当时他最年轻,常向家里要钱、药,资助生病的难友。

1930年秋,父亲到狱中探望邹子侃,告之将花钱保其出狱。按照当时狱方规定,邹子侃需写一张悔过书才能获得保释。他不屑以这样的方式换取自由,回牢房后给父亲写下一封信,表明自己无从“悔过”——

父亲大人膝下:

敬禀者,昨日大人来此相探,嘱男在彼狗官面前立悔过书,以求释放出狱。舐犊情深,思之黯然。男午夜扪心自问,天良未泯,爱国无罪,今身在缧绁之中,固不知有何过之可悔……大丈夫头可断,志不可屈也。男非敢故违严命,亦非不念慈母之恩与弟妹之亲。然为国家、为革命,也顾不了这许多了。望大人好好督促弟妹用功读书,将来长大了以后一定要走上我走过的道路。

肃此,敬请。

金安

男子侃 叩上

次月,邹子侃担任中共狱中特别支部书记,组织“破狱”斗争,亲任总指挥。1931年3月,由于越狱计划被敌人察觉,为了保护其他同志,他当机立断,痛殴监狱长,借以警示难友们迅速消除破狱痕迹。1932年2月2日深夜,在狱中壮烈牺牲,年仅20岁。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一封封英烈家书,朴实无华的情感中,蕴藏着对革命胜利的坚定信念与磅礴之力。千千万万这样的革命烈士抛头颅洒热血,用血肉铺就通往新中国的道路,时至今日,终换来了祖国的强大与和平。(记者 姚改改)